■在視察中,有代表疑惑,有些建成的圖書館都很少人來,擴大實體圖書館面積是否必要。(資料圖,圖文無關)夏世焱/攝
  ■聚焦市人大視察
  有的接待量還不足街道總人口的0.2%
  ■新快報記者 周雯 唐星
  被視為廣州建設圖書館之城的基石,《廣州市公共圖書館條例(征求意見稿)》(以下簡稱“《圖書館條例》”)已經結束在市政府法制辦公示徵集意見階段。昨日,市人大法制小組暗訪視察廣州市圖書館、荔灣區圖書館、越秀區登峰街文化站圖書室等多級圖書館室,為《圖書館條例》列入2014年市人大立法項目作前期調研,因為人流都不多而感到有些失望。據介紹,《圖書館條例》有望明年出台。
  代表大嘆鎮街級圖書室利用率低
  昨日上午,市人大法制小組的代表們兵分兩路,分別暗訪視察了越秀區登峰街文化站、海珠區圖書館、荔灣區圖書館和廣州市圖書館等,加上此前科教文衛組調研的天河區珠吉街文化站,已較全面地走訪調查了社區圖書室、區級圖書館至市級圖書館的現狀。
  上午9時30分許,大家走進越秀區登峰街文化站圖書室看到,圖書室內僅有兩人就坐,同一時間,海珠區圖書館內也只有近十位市民翻看報紙和圖書。1個小時後,考察組前往的逢源街家庭綜合服務中心,一樓大廳內人來人往,但二樓的圖書閱覽室內卻空無一人。
  “周一來的人可能比較少,我讓文化站站長給我圖書室的借閱記錄,站長說管理人員不在。恕我直言,到底是不在還是羞於拿出來?”雖然是一周前考察天河珠吉街文化站所見,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李力昨日依舊在和法制組代表討論該事,“利用率低下,市民不願意過來看書借書。”
  據登峰街圖書室的工作人員介紹,來這裡看書的大多是老年人,但老年人一般上午晨練、買菜,因此來得不多,下午和傍晚人會多一些,平日的接待量最多約40人。查詢資料可知,登峰街道總人口為2.12萬,總的接待量也不過總人口的0.2%。“這樣的數字和附近居民人數相比,可以說是微不足道的。”人流少,意味著利用率低下,法制小組代表認為,“沒有人使用,圖書也成了擺設。”
  街道稱無購書經費藏書要靠捐
  越到基層,情況越不理想。李力在珠吉街文化站考察時曾直言,“給我們看的,肯定是挑出來做的比較好的,都不樂觀,整體情況可能更不理想。”珠吉街文化站站長介紹,文化站的購書經費幾乎為零,“大部分圖書都是靠黨員或單位捐贈。”這直接導致上架圖書更新頻率沒有保證,不少圖書已經發黃,而且圖書內容與市民需求並不對路。
  走訪海珠區圖書館時,館長羅湘君介紹說,區圖書館每年的購書經費約90萬元,海珠區館藏約30萬冊。按照圖書每本30元的均價來計算,每年更新數量為3萬冊圖書,占總數的10%。而廣州市圖書館館長方家忠昨日向人大代表介紹說,“今年的購書金額為3300萬元,財政投入1800萬元加上市長基金的1500萬元,明年的購書經費還要提高。”換算下來,市級圖書館購書經費是區級的36倍。
  分析
  資源未共享,借閱規則不統一
  圖書館發展瓶頸在管理體制
  “總體建設水平不夠,尤其是基層,街鎮有地方擺書,但沒有發揮作用。有些都不能保證開放,投入量又少,沒有新書持續更新,就沒辦法吸引人流。”方家忠認為,各級圖書館之間差距懸殊,是目前圖書館系統面臨的最大問題。更嚴峻的問題是管理體制,方家忠介紹,“街道圖書室依托街道文化站,獨立於區市圖書館,圖書資源方面並不共享,也沒辦法均衡分配。”
  通借通還機制自提出以來,去年已在12個區縣級圖書館和市圖書館之間完成。荔灣區圖書館副館長鄒琦介紹,通借通還項目很受市民歡迎,荔灣圖書館僅一季度就要給市圖書館還約5000冊圖書。“市、區公共圖書館雖然實現通借通還,但各館的借閱規則卻不統一,市民在享受各館圖書流通的便利時也遇到困擾。”鄒琦也有困惑,“各個館可借閱的圖書數量不一,是否收滯納金等要求不同,希望能儘早統一借閱規則。”
  討論
  視察代表與市圖書館負責人“圍桌”討論
  數字時代還要擴大實體館嗎?
  列入明年市人大立法項目,《圖書館條例》離出台又近一步。《圖書館條例》中明確,“區、縣級市、街(鎮)公共圖書館的人均公共圖書館建築面積累計應當達到0.0378平方米以上”等建築規模,及“各級人民政府應當將公共圖書館經費列入本級財政預算”的經費保障,廣州的圖書館建設將在《圖書館條例》出台後,迎來真正的春天。昨日,針對《圖書館條例》相關問題,市人大法制小組與廣州市圖書館館長方家忠進行了“圍桌”討論。
  涉版權問題數字化開放程度不高
  “實體圖書建設有很大的難度,是否真的需要這麼多?”昨日視察中,法制小組代表陳小清疑惑,《圖書館條例》要求相應的圖書館面積,但建成的圖書館都很少人來,擴大實體圖書館面積是否必要。而昨日負責接待的一海珠區文廣新局副局長透露,“海珠區圖書館的面積5000平方米,按《圖書館條例》至少達到2萬平方米,差距還很大。老城區圖書館建設和新區相比,難度大很多。”
  事實上,《圖書館條例》也明確規定數字資源建設,在數字化之下,實體圖書館應該如何建設?“廣圖的數字化,在館內的體現比較少,基本上是在網站。從廣圖主頁進入,已購買的數據庫,讀者在館外就可以免費使用。”方家忠介紹,“但因為版權問題,數字化的開放程度並不高,圖書的數字化服務就更少。當下的圖書館並非僅有閱讀的功能,圖書館更多是一個安靜的休閑去處。”
  實行總分館管理制“非常必要”
  “立法中將明確,實現總館對分館的領導,包括資源、人才,都進行統一調配。事實上還不是這種體制,立法把這個確認下來,你們贊不贊同?”陳小清向方家忠詢問管理體制改革的必要性時,方家忠鄭重點頭答,“非常必要,就是要推動管理體制改革。現在廣州市圖書館是行政區域分級管理,互相間是獨立的,導致成本很高,相應產出較低。財政投入1塊錢,在香港可以讓市民借10冊,我們可能就1.5冊。”
  方家忠介紹,“由市圖書館向區圖書館再到街道圖書館統一調配圖書資源,比較科學合理。國際上很多地方,運行了100多年,效果很好。”據瞭解,目前國際上較為通行的圖書館管理模式為“總分館”體制,由市圖書館向下開設分館,進行“一元化”垂直管理。以美國洛杉磯市立圖書館為例,根據2010年的數據顯示,其下設分館達66個。而中國臺北市立圖書館也有55個分館。據方家忠介紹,目前廣圖下設分館為30個,均依托於街道文化站合作開設。  (原標題:街級圖書室門庭冷落利用率低)
創作者介紹

支票貼現

ov58ovqn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